当前位置:首页 > 诡迹 > 正文内容

不知名短篇小说

LoveBoy2周前 (01-11)诡迹42

        找不到身体的头住在了我床边的垃圾桶里,我丢垃圾,她对我笑。门外有两条腿在敲门,不是她的,我不能开门。房间里的盆栽被吓哭了,它给自己浇了水。腿走了,他们明晚还会来的,我知道。窗外有眼睛,窗帘没拉开,我能听到眼睛们在喊我出去玩,我不能出去,那是陷阱。白天就会好的,白天它们就消失了。我买的钟一定又在偷懒,一晚上吃了五颗电池,一秒都没走,我抓起它打了一顿,终于老实了,钟不走,天就不会亮。它飞快的跑完了剩下的时间,躲进了窝里。快凌晨四点了,外面的动静还是不少。头在白天就会s,晚上又会活,这个头一定有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晚上,外面下雨了,很大的雨声。眼睛们贴在玻璃窗外盯着我,我用记号笔和它们下起了围棋,我输了,它们作弊,铺满了整面玻璃。老头从衣柜里走了出来哭着上掉,死了一会又收起绳子钻了回去,他总是这样,没别的把戏。今晚腿又来了,它们穿着鞋子跳起了踢踏舞,很吵。我开门s了一只鞋子,腿也不动了,腿已经s了很久。关上门,黑色的猫站在天花板上朝我笑,它一直住在那 。 房间很大,房间又很小,人多的时候变大,人少的时候缩小,今晚的房间很大,今晚没有客人,今晚我开过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连续的深夜,雨还在下。房间变小了,黑猫打着饱嗝,溶进了天花板里,留下影子到处乱窜。房间里只有一只猫。钟又睡懵了,于是昨天没有白天。我打开电扇,电扇转晕后吐了一地机油,我把油盛起来喂给了钟的齿轮。我养的吊灯结果了,摘下一些灯泡放进抽屉里。窗外很嘈杂,我拿出一只灯泡砸在窗户上,砸出的强光赶走了窗外大片的四肢,只留下灯泡砸烂的血迹,它们又来找头了。 给床喂了安眠药后,床睡着了,我也睡着了。 墙上大镜子里没有我,只有黑暗,还有围在床边盯着我的无数的整齐的猫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影子,影子被黑猫吃掉了。我用记号笔在地上画了轮廓,当作自己的影子,让它跟着我,轮廓点头同意了。影子是黑色的,黑猫爱吃黑色的食物。镜子里没有我,镜子里是黑色的暗,镜子里有无数的猫,它们盯着我。黑猫坐在天花板角落里,我丢给它一个灯泡。黑猫吞了下去,镜子里闪出了强烈的光。我给吊灯施了肥浇了水,灯泡很重要,没有光就会很危险。光是白色,暗是黑色。“黑色很美味。”;猫们舔着舌头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雨停了,屋外有很多积水。鹿踩到了积水上,水面倒影扭曲了鹿的身子,拧碎了鹿的骨头和内脏,积水吃掉了鹿。老头是个农夫,他在衣柜里经营农场,那里有一口井。我从井里打上了一盆电,泼在抽屉里的灯泡上喂养它们。挂在衣柜里的毛衣在用自己的毛线织毛衣,总在变着花样,总也织不完。外出旅行了很久的耳机终于在今晚回来了,它上了年纪,这趟出门只学会了两首歌。我从农场的树上摘下了几对新的耳机派它们远行,下次我想听听新的曲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又下起了雨。雨夜的天空是没有月亮和星星的。它们溶化进雨点里落下,潜伏在积水中,猎杀踏水的生物。积水干了又回到天上,日复一日。黑猫睡着了,它把眼睛含进了嘴里。老头和头偶尔会在一起聊天,头没有身体,老头看着头哭了起来。我的领带们在窃窃私语,我拿出最喜欢的一条系在老头脖子上送给了他,老头回到了衣柜里不再哭泣。房间有点冷,房间在发抖。今天装订的空白书本第一次见到雨夜,它兴奋的写下了几行字,“下雨很漂亮”。是么?“下雨很危险”,我拿起笔更正道。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内涵TV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016868.cn/blog/?id=21

标签: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访客

看不清,换一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